图片 4

优秀的绵羊:美国大学精英教育的现状

图片 1

图片 2

我們藉由得到的來維持生存。我們藉由付出的來創造生活。- 丘吉尔

书名:《优秀的绵羊》

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亲身体会到“施比受有福”是留美给我带来的一大改变。很多小伙伴对这段经历很好奇,今天就来和大家说一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作者:[美]威廉·德雷谢维奇

一个无法绝对的“利己主义者”

写在前面的总结:以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为代表的常春藤名校制造了一批聪明、有才华、有干劲的年轻人。

大四毕业之前,我曾经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抑郁情绪里。而这场抑郁再别人看来,无非是一种做作的硬说愁罢了。

事实是这些优秀青年同时也焦躁、胆小、迷茫、没有学术好奇心、缺乏目标。他们被包裹在巨大的特权泡泡里,所有人都在老实巴交地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我就像钱理群老师之前评价的中国教育里所谓的“精英”一样,在一个表面合理、合法的框架下专注于自己的成就。虽然心里隐隐约约地怀疑这样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但也从来没有真的停下来审视过自己。

所以,藤校本想培养一群社会精英,国家栋梁,最终却只是培养出一堆优秀的绵羊。

当时已经拿到名校录取的我,一切看起来都挺顺利;而我却感到无比的空虚。我问自己,拿到了录取又怎么样?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些看似虚无的哲学问题却一直困扰着我。

这本书的作者威廉·德雷谢维奇在常春藤名校工作了二十四年,其中在耶鲁大学教过十年书。对于美国教育这个话题来说,他是一个懂行的老司机。《优秀的绵羊》这本书告诉我们,其实常春藤名校也不搞素质教育,美国大牌教授也不给学生上课,很多地方和中国高校也没什么本质区别。

那段时间我只觉得自己很不开心,所以参加了很多所谓“寻找自我”和“心灵探索”的工作坊;而越是想解决自己的不开心,越抑郁。

德雷谢维奇指出:以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为代表的常春藤名校,制造了一批聪明,有才华,有干劲的年轻人。事实上,这些优秀青年同时也焦躁,胆小,迷茫,没有学术好奇心,缺乏目标。他们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特权泡泡里。所有人都在老实巴交的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总之藤校本想培育社会精英,国家栋梁,最终却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绵羊。

而这个症状,直到去美国管了一件闲事才开始得到缓解。

根据统计,绝大多数的藤校学生都把简历投到了华尔街的金融公司和麦卡锡等咨询公司。金融和咨询,这两种职业的共同点是工资很高,写在简历里很好看。而且不管你之前学的什么专业都可以去工作。事实上这些公司也不在乎你学了什么,他们只要求你出身名校,聪明能干。别人怎么要求,他们就怎么反应,不敢冒险,互相模仿。一群一群的都往同样的方向走,这不就是绵羊吗?

在枪击案频繁的街区管“闲事”

常春藤盟校最早是一个大学体育赛事联盟,可是如果你认为这些大学当初组织起来搞体育赛事是为了促进美国今年的体育运动,你就大错特错了。常春藤的本质是美国上层社会子弟上大学的地方。

到美国的第一个学期,我便开始了一份实习。虽然实习机构和内容都不是我最满意的,但好歹也是有一份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份我原本不太感冒的实习,慢慢治好了我的抑郁。

十九世纪末随着铁路把全美国变成一个统一的经济体。白人安格鲁-撒克逊新教徒当中的新贵不断涌现,他们需要一些精英大学来让自己子弟互相认识和建立联系。这些大学录取要求会希腊语和拉丁文,这都是公立高中根本不教的内容。这样平民子弟就会被自动排除在外。

实习的机构是一个叫“费城新移民欢迎中心”的机构,内容是去费城西南边的一个街区做调研,了解那个社区的small
business owners的需求,而这些small business owners大多数是新移民。

所以精英大学本来就是精英阶层自己玩儿的东西,是确保他们保持统治地位的手段。自己花钱赞助名校。让自己的孩子在这些大学里上学,然后到自己公司接管领导职位,这事儿外人几乎无法指责。哈佛是一个私立大学本,本来就没有义务跟普通人讲公平。这些所谓素质教育的本质就已经不是真正为了培养品格,而是为了确保精英子弟的录取比例。

费城在美国是出了名的乱,而它的西南区又是全费城最乱的地方。还记得第一次下电车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到了一个正在骚乱的国家。

并非所有的素质都有助于你被名校录取。你需要的是有贵族气质,而且必须是美式传统精英阶层的素质。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应该联练吉他,而应该练大提琴;不应该练武术而是应该练皮划艇。你需要在面试的时候表现出良好的教养,最好持有名人推荐信。

图片 3

这些事情普通人家的孩子很难做到,如果你不是贵族,所有这些素质教育的要求都是逼着你假装贵族。上大学花多少钱根本不重要,上大学之前花了多少钱,才是真正重要的。有人统计,就连SAT的成绩都跟家庭收入正相关。而获得贵族素质的最有效办法是进私立高中。

Google街景

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这三所大学,其录取新生中22%来自美国100所高中。这就相当于全国高中总数的0.3%,而这100所高中里,只有6所不是私立的。

街边大多数商店都装着防弹玻璃;街道很脏;即使是正午,街上的行人很少;常常会有喝醉了的流浪汉骂骂咧咧的经过身边。

也就是说如果你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你什么素质都还没有比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这样说来美国私立名校从来就不是为全体国民服务,而是为上层阶层服务的机构。名校之所以时常做出一些所谓公平的努力,比如减免学费,优先录取少数族裔,仅仅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要为精英阶层补足新鲜血液,这样系统才能够保持稳定。

还好当时实习的老板提前给我做了心理建设,我才没有被吓跑。

第二,只有表面上看起来公平,才能够保住自己作为非盈利机构的免税资格。总而言之,美国名校找到了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在这个模式里最重要的东西是排名、科研、录取和校友捐款,教学根本不在此列。

整整一年的时间,我每周的两个半天都会呆在那个街区,和那些店里的老板们拉家常。因为需要搜集的资料有些敏感,我们并不能直接给人发表格,而是要和他们慢慢熟识,通过聊天来了解他们。

大家都不喜欢应试教育,因为应试教育让一帮孩子削尖了脑袋去适应一个统一的考试标准。这就会造成孩子缺乏独立自主的意识,知道怎么考试,却不知道为什么考试。这话其实放在美国中学生身上一样成立。他们知道为了上常春藤大学该做什么样的准备,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这些新移民来美国的时间长短不尽相同,也来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我的英语听力也从此不再局限于英美标准口语),从越南到加纳,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

真正的素质教育是因材施教,每个学生都能有不同的兴趣和特长,他们的发展路径也应该不一样。学校的任务就是发现和鼓励他们身上的不一样,帮他们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因为需要搜集数据的关系,我”被迫”地要非常仔细地聆听他们的故事;而他们也从刚开始的回避变得对我敞开心扉。

但哈佛耶鲁的毕业生却基本上是同一副面孔
,他们有着几乎相同的简历,他们都是学霸,都担任过社团的干部,擅长好几项体育运动和乐器,看起来都特别正义,帮助过非洲的儿童等等。美国人管这叫领导力,但这些所谓的社会精英都大同小异。

就这样,我逐渐地喜欢上了去那个街区,还和其中几个商店的老板成了朋友。实习结束之后,我还是会定期回去看他们。

你的可悲是在五十年后,你才会开始了解,生命中有两件事是确定的。一是别只会打高空;二是你花一万五所受的教育,用一块五就能在图书馆得到。对,但是我会有文凭啊。——《心灵捕手》

和他们的交往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狭隘,而因为过于关注自己而患得患失的抑郁也逐渐消失了。作为一个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环境下教育出的人,这样的经历真正地改变了我。

其实常春藤大学的教学水准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常春藤大学的大部分课是大课堂。几十甚至上百号学生在下面听课。老师只管在上面讲,很少跟学生互动。学生根本得不到针对性的指导。而大牌教授基本不给普通的本科生上课,给新入学的大学生上课的基本上都是临时性的教职员,像博士后,在读的博士生,或者其他全职的非终身教授。

我终于意识到,幸福不是靠你去努力找的,它是一种By-Product;意义,才是人心里最大的缺口。什么是意义呢?就是能对比你更大的人或事产生正面影响;再说白一点,就是一颗服务他人的心。

这种情况在美国最一流的高校里十分普遍,最好的教授不教学生,教学并不重要,科研才是大学最重要的,而科研的目的是可以拿到国家的科研经费。相反作者推荐美国的公立大学,因为公立学校是真正的多元性,学生的构成更像是真实的社会。另外公立学校的运作模式和精英学校不一样,不那么依赖校友捐款,不需要往主流基因方向去培养学生。学生可以得到更多的学术训练,锻炼出更强的独立思考能力。

“美国梦”和华尔街的“原罪”

公立大学基本上不怎么关注排名,职业培训这些短线目标。不把自己视为职业培训场所,它们更关注教育本身,关注思维的训练,关注好奇心的培养,还注重博雅教育。而真正的高等教育应该是效仿公立学校和小型人文学院走博雅教育的路,这就是本书所告诉我们的美国精英大学教育的现状。

图片 4

你知道为什么哈佛是一所著名大学嘛?拒收。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最近很火的美剧《billions》,金融大亨Axelrod因为买了一个豪宅受到了舆论的各种质疑,他不得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什么时候在这个国家成功变成了一种罪?

一所学校的好坏,取决于它所拒收的学生数目。

美国常常标榜自己是一个机会平等的国家,认可每个人追求自己幸福最大化的自由。而自08年金融危机之后,华尔街因为奢靡的生活方式成为了全民公敌。虽然每一年,还是有前仆后继的名校毕业生毫不犹豫的加入这个行业。

最近几年,我们所拒收的学生数目远比不上耶鲁、普林斯顿,甚至斯坦福。主要原因是硬件上的局限性。但这一切都将改变,耶鲁有一个,普林斯顿有一个,现在哈佛也将有一个,久负盛名的入口大道。——《录取通知》

其实成功不是罪,但成功了却不回馈社会则会被看做为富不仁,这就是大罪了,美国社会里受尊敬的富人在民众心中都是喜欢捐款和做慈善的,从比尔盖茨到扎克伯格都是如此。

这除了和西方社会的公民精神有关之外,也和美国立国之本基督教价值有关。而大学创立之本,则是为了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虽然现代大学教育常被诟病为与现实脱节的象牙塔,常青藤的名校教育更被直接批评为“富有阶级“维护统治的机器。曾在耶鲁教过十年书的William
Deresiewicz教授去年出了一本书,叫做《优秀的绵羊》(Excellent
Sheep);就在书里批判了美国名校只想培养学生好好赚钱,将来为母校捐款的商业模式。

这样的说法虽然不是完全离谱,但也过于愤世嫉俗了。就我个人的体会而言,在美国留学的期间,学校提供了各种各样了解当地社区,服务社区的机会,只要有心,融入社区并不是一件难事;而在这个过程中,说不定也会对你的价值观有一些影响呢。

而即使是不在美国,只要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对身边需要帮助的人或事留一个心眼,你也能逐渐发现付出的美。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转载请发送简信”